NLP起源與歷史為何?

1970年代,兩位美國人理查·班德勒(Richard Bandler)(圖左)和約翰·格林德(John Grinder)(圖右)在加州-聖塔克魯茲(Santa Cruz)創立了一門學問:NLP(神經語言程式學)。

他們藉由跟隨家庭治療大師維吉尼亞·薩提亞(Viginia Satir)(圖右下)、完形治療大師弗裡茲·波爾士(Fritz Perls)(圖左下)等二人,學會了他們在心理輔導的治療中採用的說話模式、聲調和行為模式,之後經溝通與學習大師葛瑞利•貝特森(Gregory Bateson)教授(圖左上)的介紹,向催眠治療大師米爾頓·艾利克森(Milton Erickson)醫師(圖右上)學習催眠語言的技巧,整合並模仿(modeling)上述的學問後,形成了獨具一格的神經語言程式學(NLP)。

從發展起源,我們亦可得知,NLP是一門來自應用心理學的技術,其中模仿卓越更是NLP學問的核心。NLP起源於對卓越人士的研究,同時再把研究結果轉化成一套套的技巧與技術,使得他人也可以跟著仿效並成就卓越。同時,NLP不單模仿卓越的他人,也模仿卓越的自己:例如找出自己大腦和身體如何做好某些工作,運用同一模式去使得事情的效果更好。在面對困境、在溝通和人際關係、在語言運用、在推動激勵等各方面,都是NLP的強項應用。

NLP(神經語言程式學)是什麼?

關於NLP是什麼,有很多種的解釋,最常見且簡單的定義是:「NLP是一門研究人類主觀經驗的學問。」NLP相較於許多追求標準化的學問,NLP尊重每個人的差異與認知,相信每個人都具獨一無二的價值,同時每個人的內在原本即具有充足的資源,也因此NLP對價值是非的內容不感興趣,但對於人如何形成這些內容的過程與架構很感興趣,例如:我們每一個人是如何創造出獨特的內心世界?我們是怎樣選擇讓怎樣的資訊傳入腦中的?我們是怎樣認知這些資訊?怎樣儲存這些資訊?怎樣把這些資訊與其它儲存在腦中的資訊整合?怎樣運用它們?因此大量的NLP研究使得NLP在改變人的情緒、習慣、溝通、模仿卓越及移苦得樂上有著其它學問望塵莫及之處。此外,關於NLP是什麼?也有人用拆字法,將拗口難懂的NLP三個英文字母分拆做出解釋。

「神經(Neuro)」即指人的身心,“身”是指的身體與行為,而“心”是指思想及心理狀態,兩者變動其一可改變其一;「語言(Linguistic)」是指運用語言或非語言對本人或他人群體等的影響;「程式(Programming)」則是指人的思想、行為等的慣性模式即潛意識,如同電腦程式般可以複製與改寫,原理是透過心智及言語,重組我們大腦神經系統的訊息去改變個人的行為,從而達成設定的目標。

此外,為了使學習者容易明白,也有人用比喻法:例如「NLP是人生最好用的工具箱」或是「如果人像電腦機器人,NLP就像是操作手冊,告訴我們如何改寫程式讓生活獲得輕鬆滿足的方法」等來說明。

同時為了強調NLP融合與模仿了諸多心理學派的精華,因此有所謂的反面框架描述來讓學習過心理學的朋友更容易瞭解,例如趙娜的網路文章所道:

  • NLP明明不是認知學派,卻有著14種強大的語言模式來改變信念,且不限於諮商師,更可在生活中、談笑間改變信念模式:
  • NLP明明不是行為學派,卻把條件反射和操作性條件反射通過心錨發揮到極致;明明不是催眠,卻大量運用艾瑞克森催眠模式,直接在清醒中引人進入催眠狀態,將改變人的技巧藏於無形之中;
  • NLP明明不是精神分析,卻在“術”的層面上教你如何將β元素轉變為α元素;
  • NLP明明不是短期焦點,卻有著7步驟16要素的清晰流程説明你聚焦並設定一個良好的目標;
  • NLP明明不是薩提亞,卻成功歸納了薩提亞家庭治療中,引導來訪者改變的語言模式,薩提亞女士因此為NLP著作親筆作序;
  • NLP明明不是成功學,但只學了6天NLP的安東尼羅賓卻成為了最出名的成功學老師,以至於很多人以為NLP就是成功學;
  • NLP明明不是管理學,市面上超多的管理書籍裡講的其實是NLP,當然,作者不會承認;
  • NLP明明不是職場學,但很多培訓師只要從NLP的龐大體系中切出一小塊,就可以包裝成企業培訓的內容;
  • NLP明明不是戀愛學,卻被PUA們奉為理論經典;
  • NLP明明不是關係學,卻有著如何與人建立親和感、以及和人有效溝通的一套可操作方法;
  • NLP明明不是性格學,卻可以透過語言來判斷對方的行為模式及性格傾向;
  • NLP明明不是腦科學,卻有著追溯和提取“敘述性記憶”和“程式性記憶”並重新改寫記憶的清晰步驟和方法。

光是NLP是什麼,就有很多方式可以說明與解釋。加上每一個學習了NLP的人,都會根據自己的體會給予NLP是什麼的詮釋,加上不斷地有新的應用型學問被NLP模仿與融合,使得NLP的內涵與技術變得更為豐富,因此有人說,NLP是一門有機且生生不息的學問絕不為過。

NLP可以做什麼應用?

NLP起源於相信成功是可以複製的,它關注的就是成功者成功的“程式”。NLP的目的在於複製成功。即將成功者獲致成果的程式總結出來,精煉成一套明白可行的技術,讓一般人可依之而行與獲致同樣卓越的成就。

一、NLP在商業上的應用

增強企業管理領導能力
有效打造及發揮團隊特色
激發員工潛能及創造力
提高下屬士氣與動力
提升公司業績
提升溝通方式技巧
提升決策、推銷、說服、談判能力
提升演說技巧

二、NLP在生活或心理諮商上的應用

使得本人(或他人)得以:
維持身心合一(真誠一致)狀態
迅速進入中正狀態
重塑自信
更有彈性與靈活地看待處境與應對
找回原來的自己
設定具體且可實現的目標
建立良好人際關係
快速調整情緒與狀態
挖掘及善用自身的潛能與資源
有效地協調理性與感性之間的衝突
讓家庭與人際關係更幸福與美滿
實現內心深處「理想自我」的狀態
生活更容易獲得輕鬆滿足
人生更容易獲得成功快樂 

關於NLP的後續發展為何?

NLP創始人理查‧班德勒依循著NLP的基礎,又開發了人類設計工程學(Design Human Engineering(DHE)),約翰‧格林德則是研發了新編碼(New Code)技術。在跟隨理察及約翰等眾多的學習者中有幾位現今都是NLP界中的頂級大師,包括:NLP大學(NLP University)的羅伯特•迪爾茨博士(Robert Dilts)及朱蒂•迪羅澤爾(Judith Delozier);自我關係心理學(Self-Relations Psychotherapy)創始人史蒂芬•吉利根博士(Stephen Gilligan);時間線治療(Time-line Therapy)創始人泰德•詹姆斯博士(Tad James);核心轉化療法(Core Transformation)發明人康尼瑞•安祖(Connirae Andreas)博士與塔瑪拉•安祖(Tamara Andreas);TCM結合的華人鄧尼斯•謝(Dennis Hsieh),以及被喻為「激勵者中的激勵者」(The motivator of motivators)的安東尼•羅賓(Anthony Robbins)等,他們在各自的研究領域中都發展出深層行為改變的技巧。

圖為:NLP大學(NLP University)的羅伯特•迪爾茨博士(Robert Dilts)及朱蒂•迪羅澤爾(Judith Delozier)女士

關於NLP在華人世界的發展為何?

華人NLP大師李中瑩先生於2014年底曾撰寫一篇文章《NLP的未來》,原文為簡體版,全文如下,或可提供參考:

這個月我在思考NLP的未來在哪裡。

1、NLP是Bandler 及Grinder 兩位前輩研究薩提亞、完型及催眠治療,加上受到Gregory Bateson 的影響而誕生的。但幾乎從開始傳播起便不斷地有學員發展新的概念及技巧:早期的Connirae, David Gordon,Robert McDonald,Tim Halbom等, 到如今還積極參與的Judith DeLozier,Suzi Smith, Michael Hall 等,尤其是最近20年孜孜不倦,已成為NLP世界核心人物的Robert Dilts。但是,無可否認的,近年來(似乎踏入21世紀後),NLP的研發活動大減,除了Robert Dilts 外,研發成果也大幅減少了。讓我們深入看看「研發」二字:

2、Bandler 及GrInder 既研究三位治療界宗師而誕生了NLP,理應鼓勵後謎者延續研發的精神。不一定,從我接觸到的資料看,這兩位開宗大師只願講自己發展出來的東西,而不接納他們學生的研發成果,有一點”只有我的才是真的”。Bandler 曾控告所有其他NLP導師,說NLP是他的。Robert Dilts 研究耶穌及愛因斯坦而發展出關於「天才」的技巧,Grinder說那不是NLP, 因為”NLP不研究死人”。

3、如今上述大師的年齡都是70歲以上了,近20年沒看到歐美有份量的年輕接班人。在華人界,活躍在講台上多為人知的,陳威伸、張國維及我都過65歲,戴志強還在50’s,台灣的賴明正是唯一在40’s 的。國內其他能定期開課講NLP執行課的導師大約不出十位,多數曾受教於我。而在華人界有積極做研發工作及培養導師的好像只有我一個。

4、研發什麼呢?NLP的研究對象並不是「結果」,最早期那三位宗師級的治療大師就是因為做出了好的結果,所以被Bandler 和 Grinder 研究。NLP研究的是「如何做到結果」的技巧。而如何做到結果當然是為結果服務的,所以,NLP被譽為實用性強的技術,我認為它屬於「思方學」(思想方法)及「行方學」(行為方法)。這是說,當一個人說應該多賺點錢,另一個人說應該多為人類社會做貢獻,NLP不參加這個爭議,NLP研究:他們兩人如何產生這兩個判斷,並且如何能做到他們想要的。因此,NLP不被認為是「學問」而只是「工具箱」。

5、研發的方向。Robert Dilts 在Gregary Bateson 學問的基礎上研發出「理解層次」(Logical Levels, NLPU 譯本用不同名稱),梳理出思維的層次。人的思想成熟過程是從低的環境、行為到高的信念系統、身份。身份修正了,人生事務可以由繁轉簡,思想也可以從亂到穩。這就是原來的NLP執行師課程的效果……內心平靜了,更能接受不同事物了。要注意的是,量少了但質提升了,而不是質與量俱減。(若是,則是”出世”了……離開了每天的生活。)因為這點,很多人會誤以為NLP有獨立完整的學問,或者賦予它實不存在的”靈魂”。NLP的身份定位本來就只是”研究如何做到結果”的過程。這有點像把喜歡的玩具人性化一樣。以上是NLP本來的定位。

6、Robert Dilts 的理解層次頂層是Spirituality, 我去上課時沒什麼解說,只有”Who else?” 二字。我在2003年開始改之為”系統”,並且認為系統排列是完美的補充板塊。我今年才知道NLPU也開始接受場域概念、系統排列等,稱之為”第三代的NLP”, 可謂不謀而合,大道同歸。(奇妙的是,系統排列也是把焦點放在過程而不是結果。無法決定未來,系統力量不由個人所操控……等)。因此,鄭立峰老師的家排背景讓他的NLP有在系統層面的效應。我則在2003年開始便把與父母連接放入NLP執行師課裡,而且放在課程第一天。

7、總結以上三點,我認為:NLP未有,也無須有,獨立完整的”靈魂”。它作為工具箱,支持所學的人在人生裡任何事務上都有更高質量更低資源投放,已經有足夠的價值可以傳世。而人的生活隨著思想和科技進步,是在不斷地變化的,因為需求在變化,所以滿足需求的工具也需要變化,NLP因此需要不斷的研發工作。我也認為,NLP是落地操作的工具箱,無須發展形而上的”高層次”概括性的”從繁至簡”的抽象式理論。

8、做培訓工作,其實有三種:講課、組織、研發。100個想加入培訓事業的人裡,有超過90個想當講師,10個想開課,不足一個想做研發。而100個想做研發工作的,99個對NLP未有足夠的了解及修為、只是擅長於文字工作、和對研發及課程設計方面欠缺能力。有人說過,你若想精通一門學問,須投放至少一萬個小時去學習及練習。每天花3小時,一萬小萬也需時十年。今天社會節奏快壓力大,急功近利心態到處可見。特別是當想出幾句花巧話語,包裝玄一點狂放一點便已能吸引大量人來報讀課程的,又怎願花上這一萬小時? 所以,NLP華人界出來的有真正實力的研發人才很少。

9、我的本質,原來是挺愚魯輕浮的,33年在企管界裡打滾,成敗更替。是NLP讓我清醒了,從忙碌無成不快樂的狀態裡走出了。於是,像我說的,我的使命找到了我,至今20年了。33年的企管經驗還是有點用的,能夠做點策略性思維。從開始我就知道:要傳播就必須開發:1、培訓技術去訓練講師導師,2、研發技術去發展出適應我們社會需求的技巧。這20年裡這兩點沒有停過,現在算是懂得一些、能做一點了。這兩方面的技術,在中國有很大的需求。今天,我講導師班的課比公開課多很多。過去18個月裡,我研發出三個獨立的培訓項目:企業家心智模式、輕鬆教與學(針對應試教育下的教師、學生及學校),3、跳好雙人舞。(這樣說有點做廣告了,對不起。動機是:表示研發是有技術的,和這技術不難掌握,可以傳播)。

10、研發的方向。我認為,NLP更多是開啟了一道門:不是通往更高的門,而是通往更低的門:更落地、更容易使用,讓更多人每天生活裡有更多輕鬆快樂的工具。讓學者專家去研究NLP能否昇華至「道」的境界,NLP的實踐者及傳播者堅守在「生活」的層面。今天已經有太多虛大空的”學問”,國學道家佛學等處理家庭或企業問題好像有點落不了地,讓NLP成為工具箱,不是很好嗎?其實NLP裡有很多”線頭”,每一個線頭拉出來都是一片大平原:內感官(次感元)、溝通、語理邏輯(檢定語言模式),信念價值觀行為準則及延伸的思維模式等,簡直太多太多了。

11、我看不出為什麼NLP的未來不可,甚至不是在中國。沒有統計數據或足夠資料,只個人感覺:以人均計算,中國巿場的NLP講師我相信比美國多。而研發及培育導師的能力也至少不比美國差。

12、研發是為了誰?可以有三個答案:研發者、學問、學習者。(社會等是在這三者的後面。)我一直認為學問是為人類社會服務的,失去這點意義的學問,不是偽學問就是死學問。所以,為學問就是為學習者。(當然,不是很多人同意這點,特別是在大陸,例如念臨床心理學的人都專注在理論、調研、統計等而無人發展臨床技術。但,我是一個實用主義者。)若研發是為了研發者,則他會越爬越高,追求更高意義、更能以少勝多,如一招降百魔般的境界,結果可能脫離群眾……沒一點功力的學員不能明白不能吸收。若是為學習者,則所有研發工作都會考慮到如何讓更多的學習者接受、明白、吸收、使用、生效。NLP既是工具箱,便應該具備這些特質。

13、研發工作針對哪些應用領域?Gregary Bateson 是多方面的學者,而Satir, Pearls 及 Erickson 都是心理治療方面的,但 Bandler 及 Grinder 研究出的,可以用在心理治療,但也可以用在人生眾多方面而產生效果,這就是保持思方學行方學身份定位的好處。我覺得NLP就像是一部”機器母機”(Mother Machine),能夠按不同應用需要做出適合的機器。因為我們社會在各方面都有很大的需求,這也是NLP的一個發展方向,例如親子、夫妻關係、引導下屬、銷售、顧客服務、教學、培訓、教練、輔導等都有不同的溝通需求,需要點到更高效的行為和思想技巧。以此類推,NLP的發展空間實在龐大。

上述分享只是我個人看法,我沒資格代表NLP說話,亦非常尊重每個人有不同看法的權利。我無動機說服任何人,分享交流,供大家參考而矣。謝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