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書籍)《NLP新世代 NLP II 》審訂暨推薦序_賴明正
(NLP相關書籍)《重塑心靈升級版》_李中瑩
(活動報導)李中瑩學問大會,讓幸福不再遙遠!
(活動報導)恭賀學會幹部九人完成美國NLP大學高級導師課程
成功或許不能模仿,但是優秀可以
(書籍)《此人進廠維修中!:為心靈放個小假、安頓複雜的情緒》陳志恆
生活堅持十件事,世界越來越寬廣
「簡快身心積極療法」台灣第一班結業了
如何成為各領域卓越人才─NLP模仿應用
愛自己才能愛別人_談自我肯定與接納_劉秀美
 
作者:劉秀美

在否定中成長的孩子
 
莊曉梅(化名)外表長得很美麗,口才也很好,學習新事物也很快速有能力,但他最常掛在嘴邊的話是:我長得不好看,我不夠好,我跟你們相比還差得遠。曉梅有幾次戀愛的經驗,巧合的是,她總是選擇條件比她差很多的男士,之後又因為種種原因分手了。
 
曉梅在不斷否定的原生家庭中長大。她的父母認為:誇讚孩子會讓孩子太驕傲,因此要用負向激勵,否定與咒罵的方式可以培養孩子堅毅突破的耐力,能讓孩子堅強長大。她回憶成長過程,即便在她大考考了一百分或拿到跨區的獎牌時,也從未得到父母的讚賞,他們通常只是面部嚴肅的說:還要更努力,不要太驕傲,別人很快會趕過你。
 
在真實生活裡,由於外貌及口才的優勢,所以曉梅很容易結識質感不錯的朋友。但總是很快的,她就失去這些新夥伴。她自己歸咎原因是她對人基本上持著質疑態度,因此在與人相處時,她不僅會否定自己,也否定別人。每當有人說出自己的看法時,他的第一反應通常是先懷疑與質疑,交往久的朋友知道他這點能夠理解,但新朋友往往就這樣流失了,因此在人際上不易維持長久的關係。他恨透了父母用負面與否定的方法對她,但她在現實生活中,不知不覺地重複循環了父母的行為。曉梅非常厭惡自己這個樣子。
 
第二層皮膚與被滋養的孩子
 
羅伯特.沃丁格(Robert Waldinger),為哈佛大學主持一個長達75年成年人生涯進展研究,這個研究指出:生活在溫暖,良好的關係中是被保護的,而生活在爭執衝突下對我們的健康不好。
 
社會學上討論身體與空間形塑的關係,談到人的空間界限時提出第二層皮膚的概念:在我們的物質身體的周圍需要第二層皮膚,即我們的身體周圍需要去經驗個人的空間,如果這個空間在肉體或情緒上被侵犯或越界了,身體會產生憤怒,害怕或崩潰等機制。第二層皮膚的存在,可以讓我們更有創意及彈性地處理這些外在的侵擾。
 
然而,第二層皮膚不是與生俱來的,他是隨著時間的演進,慢慢發展與建構。孩子出生後,家庭和所在環境為幼兒提供了第二層皮膚,但隨著年歲漸漸增長,孩子會自己學習建構出自己的第二層皮膚。如果環境可靠,孩子們會慢慢地長出他們自己的〝第二層皮膚〞,讓他們能帶著自信自由行走在世界中。
 
對孩子而言,家及與父母的關係是成長的第一個環境,在他感覺到可靠或安全時,孩子會自發性地長出第二層皮膚。第二層皮膚就像是一個看不見的保護膜,讓孩子遇到困難挫折時,可以適時地展開或調度。但若是一個在不安全可靠的環境中長大的孩子呢?他拿什麼建構自己的第二層皮膚?用來阻擋外界風雨的堅實避彈衣?或是建構出如刺蝟針狀的外衣,在遇到危險時,將身體捲曲成球狀,將刺朝外來保護自己?
 
人基於溫暖,安全,可靠及保護等因素逐漸建構出自己的第二層皮膚。第二層皮膚是一種在良好的親子關係下自然形成的保護機制。而這種讓孩子感覺安全,感覺被愛的依附關係也是一生中的情緒,認知發展和幸福的基礎,如果照顧者能在嬰兒時期提供可靠一致的情緒支持,兒童就形成大人是可以被信任的心態,逐漸形塑出安全的依附風格。但如果主要照顧者的教養是不一致的,情緒上或冷漠或不當,就會讓嬰兒相信父母大人不值得信賴,於是逐漸對自己和別人形成負面的形象,而發展出缺乏安全感的依附風格。
 
孩子是家族系統中最弱小的,不管是身軀或是心靈,孩子需要感覺被愛、父母的讚賞及祝福。如同家族治療大師維吉尼雅薩提爾所說:每一個生命都是奇蹟。每一個人都在學習如何愛惜,照顧和滋養我們所得到的生命。當我們受到滋養時,我們就能適當地去滋養別人,愛別人。
 
一個沒受到滋養的人,很難給別人滋養。那麼,我們有什麼方法可以做自我肯定與滋養自己呢?
 
接受自己_歡迎與接納
 
接受自己,簡單的幾個字,看似簡單,實際上不易做到。
 
接受自己是同時接受自己優點與缺點,接受過去的自己,現在的自己及未來可能的自己,同時不否定自己。接受自己就是對所有已發生或可能發生的一切說是。接受所有發生的一切,坦然面對所有發生的一切。在一切發生時,若看見了負向,批判的自己,先對自己說:歡迎你,歡迎批判的自己。
 
曉梅相信自己能有好的表現,但即便他表現很好,也接收到他人的鼓勵讚揚時,父母的批評聲仍會在悠悠地在耳邊自然的響起,讓她感覺到自己如此不堪。
 
一次我與曉梅溝通時,嘗試了下面的幾個方法。由於曉梅時常會看見、聽見及感覺到自己被否定,而她清楚知道,否定的部分同時源於父母及自己。當自己並不喜歡自己的某些部分時,或看見自己內在的陰影時,往往會把一部份的自己屏蔽起來。因此,我們共同創造了一道百變曉梅牆。
 
曉梅在自己的單身公寓中設置一個屬於自己的照片牆,裡面有各式各樣的自己,有喜怒哀樂的自己,有高興,喜悅,興奮,悲傷,猶豫,焦慮,失望,沮喪,憂鬱,憤怒等不同情緒與樣貌的自己,別人眼中的自己、父母及家人眼中的自己,內在及外在的自己...........任何時刻,若覺察到不同的自己,就把那樣的照片貼到曉梅牆中,補充自己的各種不同面向。
 
百變曉梅牆的設置,除了讓小梅覺察自己的不同面貌外,還讓許多屏蔽及隱藏的自己被看見。此外,曉梅牆可以設置在真實空間裡,也可以設置在心裡。只要當事人願意看見自己那麼多不同面向,就可以說已經提升了對自己的接受程度。
 
此外,曉梅還為自己在心裡設置一個秘密花園,當批評聲響起,自己感覺需要保護時,允許自己走進秘密花園裡。當她感覺得足夠安全後,再慢慢的走出祕密花園。並且隨時告訴自己,我有一個秘密園地可以保護我。這個秘密花園也能彌補了曉梅第二層皮膚的不足。
 
練習自我肯定與接納
 
另外,我們還做了幾個練習自我肯定的方法。
 
找一個舒服的地方讓自己坐下來,把注意力放在二肩,放鬆身體。試著跟身體做連接。伸出自己的右手,拍拍自己的左胸,對自己說:我不完美,但我的現在及未來會更好。再用自己的左手,拍拍自己的右胸,告訴自己:我深愛我自己,雖然我不完美。說話的音量可以從大聲到越來越弱,就像是信心喊話直到內在的喃喃自語。讓左右雙手輪流交替進行練習,彷彿左右手輪流安撫著自己的內在小孩,對他溫柔的說話。過程中完全跟隨身體及內心的感受,直到你覺得足夠就退出練習,慢慢回到現實。常常做這個練習,你可以看見自己面對自我的態度有很大的不同。當你需要時可以隨時啟動它,隨時自我肯定,隨時給自己愛與關照。
 
你還可以透過一些身體的活動,覺察自己,欣賞自己的優點,也接納自己的不完美。例如:舞動,瑜珈,身體的創意表達等。因為肢體動作的極限很容易判別,我們可以透過身體的立即回應就判斷出這我做不到,從承認自己做不到開始學習接納自己。相較於身體,我們對情緒的壓抑可能超出我們想像,而且很多時候,我們沒覺察到也不願意承認自己過度的逞強。因此,先從身體的活動開始也是很好覺察自己,承認自己的限制並接受自己的方法。
 
還可以練習內在的自我對話。撰寫《與成功有約》的史蒂芬·理查茲·柯維(Stephen Richards Covey)曾經說:成功人士只是一些行為的不斷重複而已。成功快樂的人是不斷地循環一些行為然後成為習慣。內在語言是成功習慣之一。內在語言協助自己具備足夠的智慧知道自己能夠走到哪裡,會成為什麼樣的人。當你知道會去哪裡,要怎麼走時,就完全能夠安排現在。練習經常對內在的自己說:我看見你了、我關心你、我愛你。改變自我對話的習慣,對自己說正向語言,以語言關心,照顧及滋養自己。
 
人自出生到離開人世,一直都是孤身一人的。生命歷程中,無論你擁有多好的人際關係,最後都是孑然一身。與自己好好相處,愛自己,聆聽自己,欣賞自己。因為自己與自己相處的時間最長,而且她,從不曾離開。